奥菲莉亚轻声自言自语着,目光在那些飞快变换的投影上慢慢移动——然而事实上她完全不需要这么做,这些东西都在她的计算矩阵中流淌,她完全无需动用这具载体就可以浏览整个地下基地里的每一条数据,但她还是这样做着。

她给了自己一条很好的理由——有人曾说过一句话:生活需要点仪式感。

“……一个极高的魔力峰值,不是从深蓝之井中产生的,这部分读数非常可疑……刚铎时期的任何人造设备都制造不出这种峰值……”奥菲莉亚的表情一点点变得严肃,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抓住了那些关键的记录——七百年前那次魔潮波动扫过这颗星球时所留下的影子,“这个峰值可以与12665数据切片中的那部分记录组成一个完整的波形……但它的函数表达式很怪异,并不符合常识中的几何空间……深海的特殊性?”

奥菲莉亚嘀咕着,之前从那个古老的浅层区存储中心里提取出来的数据浩如烟海,而且由于深蓝之井爆炸时的冲击,这些资料中还有大量的损毁片段,要把这些东西梳理、修复清楚并从中找出可能与魔潮有联系的部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即便是以奥菲莉亚矩阵强大的计算力,应付起来也颇为吃力。

或许……该考虑从神经网络那边借一部分算力过来,但这首先要解决两种数据处理方式之间的转换问题,塞西尔帝国的神经网络和古老的铁人网络可不兼容……

奥菲莉亚矩阵中产生了一个分支线程,用于思考在铁人网络和神经网络之间建立数据接口的可行性,而就在她刚刚把一部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上的同时,从某一个计算节点所处理的某一段数据切片中突然反馈出了一段非常短暂的“噪声”。

这是一段极其短促的记录,非常突兀地插到了两段正常的传感器读数之间,它不符合当年深蓝之井控制中心所用的数据格式,却在某个传感器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看上去,那好像只是一个短促的干扰信号,是深蓝之井控制系统崩溃时所产生的无数错误碎片之一,奥菲莉亚矩阵在千分之一秒内便把它标记为了“垃圾数据”,但在接下来的另一个千分之一秒内,她解除了标记并把这段“噪声”提取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分出一个线程来处理这段“干扰噪声”,这好像是某种直觉……但是这座地下设施里只有这些冷冰冰的钢铁机器,钢铁打造的计算节点也会产生“直觉”么?

“……不是深蓝之井的,但也不像那些‘异常信号’,”奥菲莉亚困惑地“注视”着这段被单独提取出来的、怎么看怎么像是乱码的信息,“为什么系统里会留下这东西……”

她下意识地查看了这段“乱码”所对应的系统日志,幸运的是这部分日志内容还算完整,日志显示这段乱码信息由一个位于深蓝之井基底约束环附近的传感器自动记录,而记录时间……是深蓝之井爆炸前百分之一秒。

奥菲莉亚矩阵中回荡的嗡嗡声突然静止了一瞬间。

爆炸前百分之一秒。

那时候所有的传感器还未损坏,深蓝之井还在有序运行,魔潮……理论上也应该还未抵达这颗星球。

理论上,那个时候的系统中不应该出现所谓的“干扰”和“噪声”。

大厅中,计算矩阵的嗡嗡声瞬间再度响起,原有的处理线程迅速进行了调整,一部分新的算力同步被分配出来,那段不起眼的“噪声”开始被一遍遍处理,奥菲莉亚矩阵尝试着所有可能的方式来为这些仿佛是硬塞进系统里的“乱码”进行还原和重新编译,直到最后,终于有一个极度模糊的,甚至近乎完全失真的声音出现在系统中——

“抱歉。”

……

当正午的阳光照耀在塞西尔圣光教堂的尖顶上,十二声钟鸣如每日般准时响起,这一声声响亮的钟鸣声打破了教堂区的宁静,回响在城市的上空。

祈祷室中的维罗妮卡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静静注视着眼前那柄放置在祭台上的白金权杖,仿佛在注视着一个已经凝固在历史中的符号。

悠扬的钟声仍然在窗外回荡着,回荡在天空中。

许久的沉默与注视之后,她终于轻轻伸出手,像平日里无数次一样将那柄白金权杖握在手中。

远在塔拉什平原深处的、数以百计的拟态神术节点瞬间启动,维罗妮卡身边随即浮动起了层层圣洁的光辉,下一秒,尘世间的喧嚣便在这具载体的感知中迅速远去,她的精神则被“桥梁”接引到了一个似乎距离尘世无限遥远的地方,在越过一道由圣光、圣咏与温暖凝聚而成的屏障之后,一座仿佛完全由光辉造就的恢弘巨城出现在她面前。

这城无边无际,有光芒铸造的壁垒在视野中鳞次排列,又可见到庄严的教堂尖顶和一座座塔楼,它们之间有光铸的道路相连,云雾在这些道路与塔楼下方缓缓起伏,圣洁的咏叹如风般在城中盘桓,而在城的中心,一片无边巨大的广场上,硕大而不定形的晶体漂浮在半空中,水晶随着圣咏缓缓转动,在光芒中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每一个表面和每一条棱线。

维罗妮卡静静地站在这水晶前,手中的白金权杖仿佛燃烧般释放着炙热的温度。

良久之后,她终于开口:“当年是你出的手,对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