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对,我竟然没想到这一点,可即便如此又如何?母后兜底是已经说服了众人,只怕是也不肯改变主意了吧,毕竟这皇位已经是唾手可得了,若是现在换人选,如果起了变故,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密阳公主还是觉得把握不大。

杨璨也理解。

“这自然也是要用点手段的,不行就逼迫皇后娘娘,让她当众做选择,一个是恶贯满盈的刘轩,还有人人称颂的刘璋,我不信皇后娘娘不知道该如何选,还会一直护着刘轩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杨璨狠狠的骂道。

可见杨璨对这刘轩是深恶痛绝到了极点了。

刘轩抓了顾千凝来威胁她们,这让杨璨是可忍孰不可忍。

“璨儿姐姐,你要做什么?”

“我只问你,若是我们两个来投石问路,你敢不敢?”杨璨拉着密阳公主问道。

“我的好姐姐,你是要做什么?能跟我交个实底吗?”密阳公主也有些愣住了,心里更是没底,是真的不知道杨璨是要做什么了。

“我自然是要把刘轩给拉下马了,我只问你敢不敢与我一起?”杨璨问道。

“我敢。”密阳公主一脸果敢的说道。

虽然密阳公主不是很清楚杨璨要做什么,但是隐约是可以猜到的,杨璨肯定是要干一件大事。

并且大约是要开罪赵皇后的,不然杨璨不会再三的如此问她。

可她现在也真是顾不得了,这刘轩欺负人已经欺负到极限了,这几乎就是不给他们留活路了,她必须要奋起反抗了。

“好,那就好。”

“那姐姐能不能与我说到底要做什么啊?”密阳公主追问道。

杨璨附在密阳公主耳边说了一番话,果然密阳公主满脸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这真是有些大胆了吧。

“姐姐,我觉得次法子不妥,要不还是用个迂回的方法,让我去见母后一面,其实母后也未必会一条道走到黑,你跟我一同去见母后吧,毕竟我们两个都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刘轩虽然是太子哥哥的长子,可是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天理难容,即便是太子兄长在,也不会姑息的。”密阳公主劝道。

“我自然知道,若是皇后娘娘能相助咱们是最好的,可若是你我二人这一去,若是皇后娘娘仍旧一意孤行,咱们二人可就没有退路了,很可能就会被皇后娘娘给······”杨璨没有说下去,可密阳公主心里也明白。

此举才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可密阳公主还是想要赌一把,毕竟若是真的没得选择,可能赵皇后会负了天下,也不负刘轩。

可现在明明就是有选择的,哪怕是这条需要再次披荆斩棘,也是能走下去的。

“就念着这养育之恩,我愿意赌一把,姐姐愿意吗?”密阳公主很认真的问道。

杨璨闭了闭眼,似乎也下定了决心:“好,我就陪你一起赌一把。”

如此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二人也下定了决心。

“走吧,我们一起去见母后。”密阳公主拉着杨璨就要去凤仪宫。

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

杨璨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索性也豁出去了,此刻也什么都顾不得了,也不再去殷城和谢景灏商量了,她就陪着密阳公主疯狂一把吧。

二人不顾一切的来到凤仪宫,求见赵皇后。

赵皇后此刻正一个人在殿中焦虑。

她内心也是天人交战,十分矛盾。

尤其是刚才对密阳公主说的那一番话,真的是让她愧疚到了极限。

她真是觉得自己对亲生女儿还这般欺骗,并且这是相关着萧蕴的性命啊。

她做母亲的能残忍如此,也真是没谁了。

可若是把刘轩给消灭了,这皇位该如何是好呢?

若是从前,哪怕是刘涵也是个人选啊,可现在,赵皇后是不相信外人了。

只可惜,她没有别的选择了,太子的儿子都不成器,要不就年幼。

若是再有一个嫡子·····

赵皇后突然心里咯噔一下,嫡子是有,可刘璋·······

想到刘璋,赵皇后到底也是很犹豫的。

这刘璋的性子实在是······

年幼的时候,刘璋也是个十分聪明伶俐的孩子,看着也极好,可从三四岁往后,突然就沉默寡言起来了。

越往后,就越发的不成样子了。

赵皇后突然觉得有了些希望,虽然这个希望也许会很麻烦,可现在看起来,应该比选择刘轩要好的多。

主要是这刘璋一直都太沉默,太默默无闻了,让她一直忽略刘璋的存在,她甚至差点就忘记了太子还有这么一个嫡出儿子,她有这样一个嫡出孙儿了。

赵皇后还在混乱的胡思乱想着。

槿秋在外头扣门:“娘娘,密阳公主和明安郡主一起求见娘娘。”

这二人竟然一起来了,赵皇后也有些好奇,这个时辰,按照道理说杨璨应该出宫了才对啊。

她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了。

这刘轩来告诉她,说是顾千凝不知所终。

那很大的一方面应该是杨璨,谢景灏,亦或者殷城派人给救走的吧。

那既然把人给救走了,这下一步也是要有所行动的吧。

而现在杨璨和密阳一起来见她,必然是有要事要说。

若是在之前,没想到刘璋的时候,赵皇后可能会想着该如何应对,可现在她倒是有些想见到二人了,因为也想让二人给出出主意。

听取一下二人的意见,毕竟她们是最亲近的人,一个是血脉相连的亲生女儿,一个是从小养大的孩子,也算是半个女儿。

“叫她们二人进来说话。”赵皇后忙说道。

槿秋听了还觉得有些奇怪呢,这刚才皇后娘娘还心烦不已,再三嘱咐她不许打扰,她要一个人呆着,这连晚膳都给退回来了,说吃不下,可这会子听着倒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公主和郡主两位主子了,是有些奇怪了。

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好事,这一开始两位主子来的时候,她还劝过,说皇后心情不好,让两位主子回去,晚些再来,可两位主子坚持,她才冒着被责罚的危险过来禀告的,可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十分痛快的传召两位主子,她倒是十分庆幸呢。

槿秋赶紧引着二人进了正殿,她自然不会打扰主子们谈话,只是关好了房门,就退到了外头守着。

密阳公主和杨璨都是一脸凝重,进了正殿的内室,二人下跪请安,也都是十分郑重其事,不同于往日了,这往日里到底是带着些亲昵的,尤其是密阳公主,怎么也是亲母女,感情自然不必旁人,可此刻二人行礼请安,都如出一辙的一致。

赵皇后自然也看出来了,此刻大家的心思都是特别的敏感了,因为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都让人猝不及防了。

到底是密阳公主先开口了:“母后,到了此刻,您能对儿臣说一句实话吗?这蕴儿到底怎么了?是生是死,现在何处?母后能告知儿臣吗?母后应当理解儿臣这个做母亲的心吧,儿臣可是您的亲生女儿,您一定要对儿臣隐瞒到底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